一砖一瓦公益


武汉电梯坠落事故:19条生命能否唤来工地施工安全

9月13日,武汉“东湖景园”工地升降梯从100多米的高空坠落,19名粉刷工人当场死亡,其中四对年轻夫妻。建筑业是高危险行业,安全事故的发生率较高,有调查显示建筑业的工伤数占全国工伤总量的4成左右。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我们不禁要问,工地的安全为什么得不到保障?安全监管为何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众多工人的生命能否唤来工地施工安全的保障呢?

 一、事故追踪:19条生命陨一瞬

  9月13日下午1点左右,武汉东湖风景区“东湖景园”在建楼C区7-1号楼建筑工地,一台运行中的升降机在升至100米处时发生坠落,造成19人死亡。

  死亡的19名工人都是建筑工地的粉刷工人,其中17人来自一个施工小队,另外2人来自另一队。这些遇难的工人大部分来自武汉市黄陂区黄家河村,其中还有四对夫妻,年龄大概在三十岁左右,非常年轻。

 二、事故原因:安全隐患长期存在

  电梯事故发生后,媒体首先暴露事故电梯超期超载,但施工单位却出来“辟谣”:“此系工人撬锁违章作业引起”,撇清公司与此次事故的关系。可此种说法遭到了各方的质疑。随着事故的有关细节被相继报道出来,我们发现,此次电梯事故的发生并非偶然所致。工地安全隐患的长期存在、各种违规操作成为常态、安全监管不到位等才是导致事故发生的真正原因。

  1、电梯超期工作仨月 未定期检查

  出事电梯的残骸上有一块登记牌,上面写着“武汉市建设委员会,有效使用期限2011年8月23日至2012年6月3日”,登记日期为2011年6月23日。由此可见,出事的这部电梯已经超出有效期限工作3个多月,但电梯的厂商和生产日期仍待调查。

  负责工地上5台人货施工升降机维修工作的武汉中汇机械设备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否认存在电梯超期工作,称5台升降机全部在今年检修过,新的登记牌因为“工地没要求钉在升降机上”而放在了办公室。但到目前为止,中汇方面也没有出示过新的登机牌或者相应的检修记录。

  据《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规定:电梯应当至少每15天进行一次清洁、润滑、调整和检查。而现实情况是,有关方面对工地电梯的安全监管力度不够,日常检查难得有,专职的安全管理人员在工地的简易升降机上更鲜见。

  2、违规操作成常态 罚钱默认

  项目施工单位湖北祥和集团易先生认为,此事故“属于死者的违章操作,是他们自己撬开(升降机的)锁进去的,当时还没上班,开吊篮的人还没来。”相关报道证实了祥和集团的说法。据报道,一名模板工人向记者证实,正式开工时间是下午1点半,19名工人下午1点就进入楼内准备动工,而当时负责操控电梯的师傅并不在场。

  综合以上信息,“违规操作”的说法是成立的。易先生同时透露,类似情况(工人私自操作电梯)平常也有,“但是发现后会罚钱”。这就是说,该工地违规操作是一种常见的行为,而且施工单位是知情的,但祥和公司除了“罚钱”之外并未采取有效的措施进行处理——这种做法近乎是在默认工人们的危险行为。所以,违规操作的存在更加证明了施工单位在安全生产上的不作为和放任,而不是把主要责任推给已经失去生命的19名工人。

  3、如果不是赶工,他们还会出事吗?

  据现场工友介绍,工地下午正常的上班时间是13点30分,19名外墙粉刷工人出事时间在此之前。“他们是趁着大家中午刚吃完饭,人少去赶工”。赶工的说法亦得到了东湖景园一位张姓业主的肯定。据这位业主称,祥和建筑集团正在加紧施工,以求工程尽快建成。

  如果不是赶工,这19名工人应该不会在本该休息的时间去上工,也不会在电梯工还没上班的情况下就“违规操作”私自操作电梯,更不会因此而付出生命的代价。但是,是什么让这些工人在休息时间、不惜“违规操作”去上工,从而走上不归之路呢?!

  4、螺丝松动、电梯超载,安监何在?

  有工人告诉记者,升降机搭建架不牢,有螺丝松动;事故升降机严重超载。连工人都能发现的安全问题,主管部门没有发现?更令人吃惊的是,出事电梯登记使用牌上面的有效期限为2011年6月23日至2012年6月23日,已经超过使用有效期。那么,是谁将如此明显的安全漏洞轻易放过?升降机的日常安全检测及检查如果执行到位,还会出现这种悲剧吗?

  正如事故工地上的标语所写——安全生产大于天,工地的安全监督工作的重要性可见一斑。但是,遗憾的是,那么多的隐患,那么严重的问题,我们却没能看到安监的身影。

  5、未给工人买社保 违反劳动法

  有媒体报道,施工单位没有给遇难工人购买保险。这种说法遭到了祥和集团的否认这位工作人员予以否认——“全部都办了保险了,因为必须办保险才能办安全生产许可证,工程才允许你进行。保险公司已经有500多万的保险金随时到位,关于赔付问题,公司尽量配合工作小组的。”

  从祥和公司的说法可以看出,即使有保险,买的也是商业保险。而按照劳动法的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与工人签订劳动合同,并参加包括工伤保险在内的社会保险。很显然,祥和公司并未遵守劳动法的相关规定。而遇难工人的补偿是否会因此受到影响,现在还不得而知。

  6、施工单位曾被重点监控却荣誉加身

  据公布,该工程建设单位为武汉万嘉置业责任有限公司,施工单位为湖北祥和建设集团,监理单位为武汉博特监理公司,施工升降机安装厂家为武汉中汇机械公司。

  从施工单位湖北祥和建设集团的官网上可以看到如下介绍:“公司成立于1992年8月,现具备建设部颁发的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及建筑装饰装修工程专业承包一级。公司连续多年荣获‘湖北省建筑综合实力二十强企业’、‘安全零事故单位’、‘最有爱心企业’等多种荣誉称号。”

  同是这家公司,2009年12月31日,安徽合肥建筑市场监督管理处公布一则消息称,由武汉祥和建筑集团安装维修保养的两台塔吊存在重大安全隐患,责令限期整改,并被列入合肥建筑市场信用重点监控对象。

  同一家施工单位,一边是重点监控的对象,另一边却荣誉加身——建筑施工单位的监管还有待加强。

 三、事故延伸:升降机屡变“跳楼机”

  此次事故发生的第二天,又一起悲剧在绵阳高新区永兴镇一在建楼盘上演:一辆载有3人的升降机突然从10多层坠落至4层,导致两死一伤。连续两天,两起类似的事故,工地的升降机到底怎么了?在这两起最近的事故之外,发生在最近几年的工地升降机事故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2008年10月30日 福建省霞浦县新城区阳光城房地产建筑工地,一部载有12名工人的人货两用升降机突然从24层坠落,砸到2楼平台上,机内12人当场全部死亡

  2008年12月27日 湖南省长沙市上海城二期住宅工程19栋工地发生一起施工升降机坠落事故,造成18死1伤。此事故导致长沙被取消当年全国文明城市的候选资格。

  2010年8月16日 吉林省梅河口市市医院12层的住院部大楼建筑工地发生升降机坠落事故,升降机从6楼坠落,造成11人死亡

  2011年10月6日 安徽池州市一建筑工地升降机支架断裂倒塌坠落,导致4人死亡。事故发生时,两名施工升降机司机为无证作业,项目经理、项目总监均擅离岗位。

  2011年12月23日 江西省高安市八景镇集镇广场小区一在建工地,施工过程中升降机绳索断裂,高楼坠落,造成3死3伤

 四:事故追问:为何血色换不来工地安全?

  早在1997年,有关部门就颁布了《建筑企业职工安全培训教育暂行规定》,对于培训的内容、时间等都作了详细的规定。企业甚至包工头出于不同的目的,也都在尽力减少工伤事故。在这种前提下,安全生产事故为什么还屡屡发生?

  1、安全培训和农民工夜校走形式

  建筑业生产过程危险性较大,安全生产方面的培训显得尤为重要。政府对三级安全教育(入厂教育、车间教育和班组教育)也做了详细的的规定和要求。

  但很多建筑工地的三级安全培训和考试基本上是走形式。在考试的时候有些包工头会把答案给工人。即使随便答题,最后大家都能通过。施工总承包单位在施工现场挂牌设立“农民工夜校”,实际上培训的工人比率非常低,也多为应付检查。

  由于缺乏足够的培训,工人对于建筑业行业的“高危”缺乏必要的了解,安全意识不足。这给事故的发生埋下了隐患。

  2、分包制导致安全生产投入被削减

  分包制是我国建筑行业主要的生产管理组织形式。从发包开始,就在分包环节上层层压价,到最底层的包工头时,利润空间已经十分有限。于是,工地上各层的管理人员能省则省,能减则减,很多安全生产和劳动保护方面的投入被削减。工人的劳动保护权益也被大打折扣。

  以劳保用品发放为例。要求按照“谁用工,谁负责”的原则,应当由总承包、专业承包公司或劳务企业免费发放、更换劳动保护用品。但现实中大部分的安全防护用品得由包工头提供。包工头为节省经费,经常在非正规市场购买廉价低质的安全防护用品,劳保用品磨损后不再更换。

  3、安全生产的监管不到位

  按照《建筑法》的规定,建筑施工企业必须依法加强对建筑安全生产的管理,执行安全生产责任制度,采取有效措施,防止伤亡和其他安全生产事故的发生。

  工地上的施工升降机专业性强,从安装、操作、维修到拆卸等过程的技术要求比较高,然而施工现场的使用条件往往比较恶劣,而且安装操作者以及乘坐者,大多是专业知识相对匮乏的外来务工人员。工人没有安全意识或劳资关系不对等,这就需要相关部门积极发挥作用,加强对建筑起重机械的备案、登记、安装、使用、拆卸的监督检查,消除降低工地上的安全隐患。

  4、劳动时间过长,赶工程进度导致工伤事故频发

  建筑工人的劳动时间较长,很多工人不但要忍受长时间工作,还要承受高强度的体力支出。在工作结束之后,他们也只能返回到工地提供的简陋的临时板房休息。每个房间最多可居住16人,通常住10余人。板房基本没有隔音,加上冬夏季节的寒冷和炎热,工人很难有良好的休息环境。有工人反应,长时间加班加上无法好好休息,“经常在工作中昏昏沉沉的”。在这样的状态下,经常出现工伤事故。 

 

五:各方声音:

  北京师范大学赵炜教授:长期以来,管理方的思路一直都是要求自上而下的严格监控。但单靠从上而下的压制和处罚的作用是有限的。而加大培训力度并将培训制度落实,鼓励工人参与安全生产活动并发挥工会的作用,应该是更为积极的方式。

  北京一砖一瓦文化发展中心负责人刘晓红:建筑工人为城市的发展付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他们的工作安全问题令人担忧,社会应该对这个群体给予更多关注和支持。这起安全事故只是建筑工地安全问题的一个折射,很多建筑工仍面临着工伤和职业病的危害。希望这次事故能引起社会警醒。她认为,落实建筑工人的劳动关系,取消非法转包、挂靠的用工模式是解决建筑业问题的根本。

  北京义联劳动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韩世春律师:《安全生产法》颁布实施近十年,加强安全生产管理、完善安全生产条件、确保安全生产,是生产经营单位的法定义务。建筑工地的施工方、管理方作为生产经营单位,必须为从事高空危险作业的工人提供符合安全标准的劳动保护条件,本起事故的发生,工地的施工方和管理方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必须对本起重特大安全生产事故进行调查,并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构成犯罪的,应当由有关部门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安全生产无小事,希望通过本起事故再次敲响安全生产的警钟。 

 

六:希望与行动:

  1、建筑工人的心声:

  北京一砖一瓦文化发展中心在全国安全生产宣传月举办了职业安全的系列活动,征集了工人对工作安全的心声:

1、 我是一名木工,每天在7米以上高处作业,希望单位采取安全措施和发放安全用品。


2、 安全生产,戴好安全帽,系好安全带,高高兴兴上班,平平安安下班,自身安全,一家幸福。建筑工粉墙。


3、 我是一名电工,希望公司能够管理好施工现场的临时用电,不要私拉乱扯,电缆的合格性,能够配置安全的配电箱,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2、职业安全预防活动:

  尽管建设部等部门建立了严格的三级培训制度和相应的考试制度,但这些培训并未达到应有的效果。如何改变工人对于安全培训的消极态度,多方面的探索是必须的。比较成功的实例是今年6月北京一砖一瓦文化发展中心举办了建筑业农民工安全月宣传晚会,通过文娱表演的形式生动地向农民工传达了安全生产的重要性和实用的安全知识,受到建筑工的欢迎。(活动报道:一砖一瓦:安全生产月大学生志愿者走进建筑工地文艺晚会

  3、职业安全预防宣传视频:

  A、《建筑行业的职业安全健康》:拍摄制作反映建筑行业职业安全健康状况的视频。很多建筑工的工作条件极差,没有领导规定的劳保用品,并且加班时间长,安全培训不到位,在工人工作当这种,时刻都有工伤及职业病的危害。该视频拍摄了工人的工作场所,工伤工人对职业安全健康的看法和表达的希望,同时了解了公众对建筑工的看法,呼吁建筑业职业安全预防的重要性。

  B、《在空中飘着》:拍摄制作反映建筑工地吊篮工人职业安全健康状况的视频。吊篮工人是建筑工地最危险工种之一,站在生死的一线间,尤其在大风作业时候,吊篮摇摇晃晃,使工人无法正常安全作业。沈化春是吊篮工人的带班,带着梦想从农村来到北京,但是除外打工很长时间,并不觉得自己是工人,没有工人的待遇,没有合同,没有保险,并希望能有固定的工作,能在北京居住。 

 

结语:

  事故发生后,武汉各个工地都收到了停工的通知,都在准备上面检查。我们希望血的教训带来的不只是一阵风式的检查风暴,而是对安全生产的重视和切实的举措。毕竟生命只能有一次,我们的发展不应以工人的生命为代价。工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而不是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