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砖一瓦公益


北京市建筑工地劳动合同签订情况调查报告  

目录
第一部分   前言
一、调研背景-------------------------------------------------------- ----------1
(一)  建筑业工人概况---------------------------------------------------------1
(二)  北京建筑业概况---------------------------------------------------------1
二、建筑工人面临的问题---------------------------------------------------------2
(一)  现实问题---------------------------------------------------------------2
(二)  建筑业层层分包制度-----------------------------------------------------2
第二部分 问题的提出与调研设计
一、 问题的提出---------------------------------------------------------------4
二、调研设计------------------------------------------------------------------4
(一)  调查对象和样本量-------------------------------------------------------4
(二)  调查方法---------------------------------------------------------------5
(三)  参与调查的人员---------------------------------------------------------5
第三部分 调查数据结果分析
一、调查对象的基本信息--------------------------------------------------------6
(一) 性别和年龄分布--------------------------------------------------------6
(二) 输出地分布------------------------------------------------------------7
(三) 文化程度--------------------------------------------------------------8
(四)  户口类型与身份认同----------------------------------------------------8
二、建筑业工人对劳动合同的了解和认识-----------------------------------------10
(一)  一半以上建筑工人不知道劳动合同----------------------------------------10
(二)  80%以上建筑工人不清楚劳动合同法具体规定-------------------------------11
三、建筑业工人劳动合同签订情况-----------------------------------------------11
(一)  劳动合同签订率低------------------------------------------------------12
(二)  不正规的合同普遍存在--------------------------------------------------12
四、建筑工人签订劳动合同的意愿-----------------------------------------------15
(一)  有保障——想签合同----------------------------------------------------15
(二) “卖身契”——不想签合同----------------------------------------------15
(三) 签了也没用——无所谓-------------------------------------------------15
(四) 有包工头在——没必要签------------------------------------------------15
第四部分  结论——原因分析和建议
一、原因分析-----------------------------------------------------------------16
二、建议---------------------------------------------------------------------18
第一部分   前言
一、调研背景
(一)建筑业工人概况
20世纪80年代后期,中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飞速发展。伴随着工业化,农村开始产生越来越多的剩余劳动力,农村的发展已经满足不了这些剩余劳动力的需要,大批的农民开始了背井离乡、外出打工的生活。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具有中国特色的“农民工”出现了。
据统计,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流动农民工的规模已达到2500万-8000万。到“十一五”末,我国农民工总数达2.42亿人。这些流动农民工已经成为正在重新形成的工人阶级的主体部分。2003年9月召开的中国工会十四大就已经提出:“农民工已经成为我国工人阶级的新成员和重要组成部分”;2004年中央一号文件也明确:“进城就业的农民工已经是产业工人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这2.42亿流动农民工的数字中,建筑工人占了很大的比例。据调查,目前全国建筑施工业吸纳的农民工大约为全部农民工人数的四分之一,在全国3800多万建筑从业者当中,农民工比例高达从业总人数的84%。根据2009年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2008年末,全国共有建筑业从业人员3901.1万人,其中,施工现场操作人员基本是农民工。在一些经济发展较快的建筑大省(市),建筑业农民工所占的比例更高。根据河北省劳动保障厅的调查,从事建筑业的农民工占全部外出农民工的32.7%,重庆的调查显示,建筑业农民工已占到全部农民工的38%。
(二)北京建筑业概况
在今天飞速发展的城市化进程中,北京市的建筑业也在快速的发展。表1是北京市从2001到2007年间建筑业经济指标的统计,可以看出,北京市的建筑业一直处于上升发展的态势。
图表 1  2001-2007年建筑业主要经济指标统计      数据来源:《北京统计年鉴》(2002-2008年卷)
名称
年份
总产值
(亿元)
增加值
(亿元)
利润总额
(亿元)
劳动生产率
(元/人)
2001 887.9 203.5 18.7 105924
2002 1055.1 228.8 24.7 117482
2003 1306.7 262.7 31.5 130075
2004 1659.8 298.9 22.3 147996
2005 1894 318.1 67.3 158082
2006 2167.9 368.7 112.8 164379
2007 2576.8 426 115.7 191356
2008到2011年,奥运工程基本完工,但北京市建筑业仍然持续快速发展。2010 年北京建筑业总产值依然在全国排名前四位,总产值为5495.11 亿。在这个不断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建筑工人的数量也在不断的增加。2009年底北京市建筑业从业人员为47.86万人。在这个庞大的数据背后,建筑工人面临哪些问题呢?

二、建筑工人面临的问题
(一)现实问题
但是这些建筑工人的生存状况却十分糟糕,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09年农民工监察调查报告》显示2009年以受雇形式从业的外出农民工中,与雇主或单位签订劳动合同的占42.8%。从农民工从事的几个主要行业看,从事建筑业的农民工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比例最高,占74%。工作时间上,外出农民工劳动时间偏长,调查结果显示,建筑业每周平均59.4小时。被拖欠工资的外出农民工主要还是集中在建筑业和制造业。
因此,劳动合同签订率低、工作时间长、被拖欠工资依然是建筑业农民工面临的主要问题,另外,生活条件差、社会保险参与率低也是目前建筑业农民工面临的问题。
(二)建筑业层层分包制度
建筑行业特有的层层分包制度是导致这些现象的根本或者最重要的原因。
1998年实施的《建筑法》第二十八条明确规定“禁止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转包给他人禁止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义分别转包给他人。”第二十九条规定“建筑工程总承包单位可以将承包工程中的部分工程发包给具有相应资质条件的分包单位;但是,除总承包合同中约定的分包外,必须经建设单位认可。施工总承包的,建筑工程主体结构的施工必须由总承包单位自行完成。 建筑工程总承包单位按照总承包合同的约定对建设单位负责;分包单位按照分包合同的约定对总承包单位负责。总承包单位和分包单位就分包工程对建设单位承担连带责任。 禁止总承包单位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单位。禁止分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工程再分包。”但是建筑业层层非法转包、分包的情况依然存在:



图表 2 建筑业层层分包体制详解

建筑业分包制度的运行模式是:由开发商从政府手中竞拍拿地,开发商是不具备建筑施工的资格的,只负责买地、建筑方案设计和最后房屋的销售。之后开发商就会通过招投标的方式找来具有资质的建筑公司来负责整个工程的建设。建筑公司在承接具体的建设项目后,一般只会参与部分管理工作,具体的建设任务则会肢解后分包给其他一些小的建筑公司或者劳务公司以及包工头。在这个层层分包的链条中,一些不具有资质的企业和公司也卷入进来,导致了用工的不规范。并且包工头作为个人是不具备用工和施工的资格的,有些是挂靠在劳务公司或建筑公司名下的;所以这些包工头在招人的时候就找更小的包工头来联系工人,像这种分包关系,到工人时一般要经过4到6层,甚至更多。
正是在这种层层分包的体制下,处于最下面一层的建筑工人找不到谁是自己的老板,到底应该跟谁签合同?一些建筑公司也正是利用这种由包工头带工人进场的方式,利用包工头和工人之间的熟人关系,利用建筑工人来自农村不清楚法律法规的弱点,不与建筑工人签订劳动合同,逃避应尽相应的责任;同时,利用包工头来管理工人,可以将工人分散开来,影响工人团结。
另外这种层层分包的体制,对于建筑公司而言还有另一个更大的作用,那就是层层垫资入场,层层获利,到工人时每月能拿到的只有300到600块左右的生活费,并且这部分生活费一般也是由包工头垫付的。这样就可以保证建筑公司有足够的资金去投资其他项目,这也是为什么建筑行业拖欠工资的现象依然长久存在的原因。


第二部分 问题的提出与调研设计
一、问题的提出
2008年国家就出台了《劳动合同法》,明确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已建立劳动关系,未同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北京市总工会建筑工会历时半年、走访3000名京城建筑业农民工得出的调查报告显示: 83.08%的农民工与用人单位签订了劳动合同;参加工伤保险的人数占样本总量的76%。可是为什么建筑工地上的工人们还是没有劳动合同呢?是什么原因促使建筑公司冒着支付工人两倍工资的危险而不和工人签订劳动合同呢?建筑工人自己对于这种现象又怎么看呢?
根据劳动保障部、建设部、全国总工会《关于加强建设等行业农民工劳动合同管理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9号)的规定,建筑领域工程项目部、项目经理、施工作业班组、包工头等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不能作为用工主体与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
那么这些法律法规在建筑工地上实际的落实情况如何?北京市建筑工会在2011年发布的《北京建筑业农民工权益保障状况研究报告》中提到大多数建筑业农民工与所在企业签订了劳动合同,签订劳动合同的比例有83.08%。但是学者的研究似乎与这个数据有些出入,根据《大工地》中在北京的调查,农民工劳动合同签订率低于10%。
本次调研的目的是为了了解2011年建筑工地上劳动合同签订的真实情况,与上一年相比有哪些变化,检讨建筑工地上法律法规的落实情况,尤其是建筑工地劳动合同签订的情况。包括有没有签订合同,如果签了是不是合法的合同;建筑工人对于劳动合同的了解和认识,工人自己签订劳动合同的意愿。由此来反映建筑业法律法规的落实情况。 

二、 调研设计
(一) 调查对象和样本量
本次调查的对象是面向在北京建筑工地工作的建筑工人,选取了北京的大兴、海淀、丰台三个区的8个工地为调查的地点,其中包括大兴区的一个工地、海淀区的四个工地和丰台区的三个工地。这三个区是目前北京发展较快的地区,建筑业也在大规模的发展,都有比较大规模的工地存在,同时也是北京吸引外来务工人员较多的区域。
本次调查最终的样本量是300份,有效问卷288份。另外,除这288份问卷调研外,这次调研的样本量还包括我们在日常的工作中接触和做了比较深入的访谈的工友。这些工人给我们提供了丰富的信息,他们对于工地上的问题有着自己的看法和思考。
(二)调查方法
1、 问卷调查:调查将问卷作为主要的工具,问卷内容涉及建筑工人的基本状况、建筑工人对于劳动合同的看法和认识、现阶段劳动合同的签订情况和已签劳动合同的类型等几个方面,共30个问题。发放问卷300份,回收有效问卷288份。在调查的过程中,考虑到建筑工人文化水平的不一致,大部分采用的是调查员协助工人自填的方式。对于一些文化水平不是很高的工人,调查员协助阅读和填写问卷。问卷一般是工人下班后在宿舍里完成的,也有一小部分是在机构活动室内完成的。
2、 访谈:这些访谈的完成是为了更深入的了解建筑工人对于工地上劳动合同的看法。并且这些访谈是我们在平时的跟工人的接触中完成的,有些是经常来活动室参加活动的工人,有些是宿舍探访和做问卷过程中完成的。这个过程中了解了很多工人自己的想法和观念,也可以更好的支持调查的结果。从平时和工人的聊天中了解到的信息和工人真实的想法,可以解释在问卷中出现但解释不了的现象。
(三)参与调查的人员
参与这次调研的调查员有来自北京师范大学的社会学和社会工作专业、来自人民大学社会保障专业和南京大学法律专业的学生志愿者和研究员,以及机构的工作人员,一共8人。分为三组,在海淀、大兴和丰台四个区做调研。调研的时间一般是在晚上工人下班之后,在工人宿舍进行的。





第三部分 调查数据结果分析
一、调查对象的基本信息
本次调查共覆盖了北京的大兴、海淀和丰台三个区的8个工地,接触到建筑工人300人。以下是被调查的北京建筑工人的基本信息:
(一)性别和年龄分布
图表 2 调查对象的性别结构
    人数 百分比
性别 284 98.6%
4 1.4%
总计 288 100%
年龄 15岁及以下 3 1.0%
16-25岁 84 29.2%
26-35岁 62 21.5%
36-45岁 75 26.1%
46-55岁 40 13.9%
55岁以上 19 6.6%
缺失值 5 1.7%
总计 288 100%
  上表是本次调研中建筑工人性别和年龄的分布,从性别上来看,由于建筑行业是一个重体力劳动的行业,男性远远多于女性。从年龄上来看,26-45岁的中年人占47.7%,中年劳动力仍然是建筑行业的主力。同时,建筑行业对于一些年轻人来说也是具有一定的吸引力的,一位22岁之前在工厂到过的工友这样说:“工地上是包活干的,只要在规定的时间把活干完就行,时间比较自由,不像工厂按时上下班,迟到还罚钱。”对于能在工地上工作的这些年轻人来说,有钱赚,能有钱花,然后时间比较自由是他们留下来的理由。由于建筑业特殊的工作环境,使得年轻的农民工不愿从事建筑业,有效建筑工(能够满足需求的建筑工)减少了。相对于老一代工人来讲,新一代工人受教育程度要高于老一代,使他们中有许多人更愿意选择建筑业外的其他行业。可以看出用工荒在建筑业市场也是存在的。另外,建筑工地上仍然存在使用童工的现象,在本次调查接触的工人中,15岁及以下的工人占1%。这反映出建筑市场用工的不规范,非法用工的现象依然存在。


(二)输出地分布
图表 3 调查对象的输出地分布

1、河南、河北、山东、四川是建筑业一线工人输出大省
在被调查的来北京务工的建筑工人中,河南、河北、山东和四川的占了很大的一部分,尤其以河北和河南的居多。其中河南的占被调查总数的30.2%,河北的占被调查总数的18.8%。河北、河南和山东的农民到北京务工首先是地理位置上的优势,对于北方的农民来说,收麦和收秋这两个时间段基本都是会回家的。这样可以省去一部分的交通成本;其次是环境、文化和饮食上的相近,这样比较容易适应;再就是信息上的方便,对于这几个省的农民来说,他们能比较方便的接触到的外出务工的信息大部分都是北京的;还有一部分工人认为北京是首都,来北京打工比去其他地方光荣。问到为什么来北京打工时,一位来自河北的师傅说:“北京近啊,回家方便,3、4个小时就到家了,火车票也便宜,要是去南方,路费很贵,轻易不敢回家。北京是首都,我回家说在北京工作,孩子和村里人都觉得挺羡慕的。” 四川是我国西南地区劳务输出的大省,每年都有大批农村剩余劳动力流向全国各地,这是为什么北京的建筑工地上四川人也比较多的原因之一。
2、不同工种地域性特征明显
建筑工人的工种与地域分布关系密切。调查对象中,电工来自河北和山东的比较多,油漆工来自河南的比较多。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之一是建筑业层层分包的制度。在层层分包的制度中,工人大都是老乡从自己附近的村里带出来的,出来后,大家也跟着老乡包工头从事同样的工种。比如河北的电工,第一个批跟着包工头出来的人是做电工的,那么,后来跟着包工头出来的村民就会自然选择电工,因为可以和自己的老乡在一块儿,老乡还可以带自己学会这个工种的技术。
(三)文化程度
图表 4 调查对象的文化程度
文化程度 人数 百分比
没上过学 21 7.3%
小学 64 22.2%
初中 149 51.8%
中专或职高、技校   21 7.3%
高中   28 9.7%
大专及以上 3 1.0%
缺失值 2 0.7%
总计 288 100.0%
建筑工人文化水平普遍偏低是以往的调查研究中经常提到的,在本次调查中,初中文化水平的工人占到了被调查对象的51.8%,高中以上文化水平的仅占10.7%,建筑业工人的文化水平明显偏低。
相对较低的文化水平同时也使得建筑工人认为自己的文化水平低,干不了技术活,只能靠出卖体力,就应该拿比较低的工资。但是,文化水平低并不代表建筑工人的工作技术含量低,就应该拿比较低的工资。
从建筑工人从事的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以及建筑行业的暴利特征来看,工资数额是明显偏低的。以一个在工地上工作的电工的工资为例,2010年《北京市建筑业部分工种工资指导价位》规定电气安装工标准工作日(每天工作8小时)的工资指导价是200.87元,但是实际上一个电工在工地上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的工资只有120-150元。
(四)户口类型与身份认同
   1、60%建筑工人认为自己的身份是农民
在被调查的对象中,外地农村户口的建筑工人占到了88.9%,外地城镇户口的有5.7%,本市户口的只有不到4.5%。这个结果再次证明了外地建筑业务工人员在北京市建筑业工人中所占的比例。大量的外来人口工作在北京的一线建筑工地,为城市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可是这些建筑工人是怎样认识自己的身份的呢?他们会认为自己是城里人或者是工人呢吗?这种城乡分割的二元户籍制度对于他们的生活和工作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参与本次调查的288名建筑业务工人员中,只有60人认为自己是工人,仅占调查总数的20.83%;60.76%的都认为自己的身份是农民。问到师傅们为什么觉得自己是农民时,大部分人的回答是因为自己的户籍在农村,所以是农民。一位来自河南的师傅这样说:“我们当然是农民了,户口在农村,农忙的时候还得回去种地,在这里只是打工的,什么都没有,家人都还在农村,老了还是要回去的。”吉林的李师傅这样说:“我们是在工地上干活,回家的时间也不多,可我们还是农民,因为我们没有工人的待遇啊!工人有合同、有保险,我们没有啊。”
虽然这些工人师傅们长年在外打工,平时的吃住也在城市里,但是对于城市他们没有归属感。这也是现阶段外来工面对的最主要的问题。在城市里,他们只是一个劳动力,城市并没有给他们提供相应的城里人应该有的福利和待遇。无论是结婚、生育还是子女的教育、养老,这些都是回到农村来完成的。因此,对于这些一年在家呆不了几天的人来说,农村依然是他们的家,他们的归属感也在农村。
图表 5 户口类型


2、15%以上的工人对自己的身份认识模糊
参与此次调查的288名建筑业工人中,另有5.56%的建筑业务工人员认为自己既不是工人也不是农民,还有11.11%的不清楚自己的身份是什么。导致这个的原因是什么呢?在跟工人的进一步聊天中我们了解到,他们觉得自己天天在工地干活,又不种地,应该是工人;可是农忙和过年的时候他们还要回农村的家,最重要的是农村户口,那他们还是农民。因此,这种户籍和实际工作的矛盾,使得一部分建筑工人对于自己到底是工人还是农民分不清楚。
对于这些离开家乡外出务工的农民来说,自己的身份是工人或者是农民似乎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待遇要有保障。在目前现有的户籍制度中,户籍是与福利待遇相挂钩的。这种由于制度带来的身份的认同,使得建筑工人一些在工作或者争取权益的过程中会自动的认为自己是农民,待遇怎么能和城里人比呢?同时,也使得一些建筑公司老板理所当然的认为“农民工”的待遇就应该是最低的。由于户籍制度的分割造成的这种根深蒂固的影响,很大程度上导致了现在建筑工人待遇的低下。

二、建筑业工人对劳动合同的了解和认识
(一)一半以上建筑工人不知道劳动合同
劳动合同是确立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劳动关系的最直接的证据,调查显示,建筑业劳动合同的签订率非常低,那么从建筑工人的角度来说,他们对于劳动合同了解多少呢?
图表 7 被调查对象对于劳动合同的基本了解
您知道劳动合同吗?   频率 有效百分比
缺失值 3 1.0%
不知道 146 50.7%
知道 139 48.3%
合计 288 100.0%
1、没有听说过劳动合同
在被调查的288名建筑业工人中,有139个人知道劳动合同,占被调查总数的48.3%,这其中只有10个人是以前在其他工地签过的,有一部分是之前在工厂打工的时候签过,其余的大部分都是自己看新闻报纸或者听其他工友讲的,也有一小部分是通过一些公益的NGO组织了解到的; 50.7%的工人不知道或者不清楚劳动合同是什么。在这部分工人中,部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劳动合同,有些听说过,但不知道什么是合同。一位在海淀区工作的师傅把公司做安全培训时发的考试卷当成了合同,拿给我们的调查员看。 对于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雇佣劳动者必须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的规定,这些工人们也是不清楚的。
2、不清楚应该跟谁签合同
至于应该和谁签订劳动合同,大部分建筑工人是不清楚的,本次调查涉及的对象中,有45.1%的工人知道应该和建筑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剩下的一半以上的工人都不清楚应该和谁签,认为和包工头签的,认为跟开发商签的都有。
问及工人为什么不清楚或不知道时,大部分回答是没有听说过,更没有人来找自己签过。 在这里,我们不仅要反思《劳动合同法》从2008年颁布实施已经将近3年了,《劳动法》更是1995年就已经开始实施,这两部法律中对于用人单位应该和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都有明确的规定,为什么这些建筑工人们现在都是不清楚呢?用人单位不是应该在工人进场时就应该和工人签订劳动合同吗?

(二)80%以上建筑工人不清楚劳动合同法具体规定
图表 8
  频率 有效百分比
您知道法律规定劳动合同一式几份吗? 缺失值 4 1.4%
1份 2 0. 7%
2份 84 29.2%
3份 58 20.1%
不知道 140 48.6%
合计 288 100.0%
您知道超过一个月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用人单位要支付2倍的工资吗? 缺失值 4 1.4%
不知道 258 89.6%
知道 26 9.0%
合计 288 100.0%
在此次调查涉及的对象中,大部分的工人不知道法律规定劳动合同应该签订几份,至于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应该支付2倍工资的规定,知道的工人更少,只有26个人知道。
2008年《劳动合同法》中“超过一个月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用人单位要支付2倍工资”的规定是为了督促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但是,对于这条规定知道的工人很少,执行更是少之又少。2009年,建筑工人何正文追讨没签合同的双倍工资的案件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被媒体称之为建筑业追讨双倍工资的第一案,最后何师傅获得了成功,但其中何师傅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三、建筑业工人劳动合同签订情况
2008年《劳动合同法的实施》是为了更好的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劳动合同法实施至今已经三年多了。在建筑业这样一个工人流动性比较大的行业,劳动合同签订和实施的情况如何?图11是我们这次调研所涉及的8个工地劳动合同签订的情况:
(一)劳动合同签订率低
在288名参与此次调研的北京市建筑业一线工人中,有76.39%表示没有与工地签订过劳动合同,只有20.83%表示和工地签订过劳动合同。由此可以看出《劳动合同法法》在工地上实施的效果还是比较有限的。
建筑工人签订劳动合同的意愿还是比较高的。之前打工的经历和经验使他们认识到了劳动合同的重要性。
(二) 不正规的合同普遍存在
图表 10
  频率 有效百分比
您是否有最近一次签订的劳动合同的副本? 缺失值 1 1.6%
8 13.3%
51 85.1%
合计 60 100.0
这份劳动合同是自己签的吗? 缺失值 4 6.7%
45 75.0%
不是 11 18.3%
合计 60 100.0
合同上有没有写明工资的数额? 缺失值 14 23.3%
10 16.7%
没有 36 60.0%
合计 60 100.0
合同上有没有写明什么时候发工资? 缺失值 16 26.6%
10 16.7%
没有 34 56.7%
合计 60 100.0%
1、单份合同——工人自己没有合同副本
北京市2008版建筑业《劳动合同范本》的使用说明中明确规定:“本合同书供在京建筑施工企业与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时参考使用,一式三份,甲乙双方各持一份,另外一份留农民工务工的工地备查。”但是建筑工地上单份合同,工人手里没有合同情况依然存在。
在调查中表示与公司签订过劳动合同的工人中,85.1%工友手里都没有合同的副本,被建筑公司或者包工头全部收回。此次调研在丰台区的一处工地,这里的工人都签了和合同,并且是三份合同,但是签完之后就包工头就全拿走了,说由他来保存。
2、代签合同——工人本人没有见过合同,但包工头说签了
《劳动合同法》第十六条规定劳动合同由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并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在劳动合同文本上签字或者盖章生效。所以劳动合同应该是劳动者本人自愿与用人单位签订的,但是,从本次调查的数据来看在已签订合同的建筑工人中,仍然有接近80%的合同不是劳动者本人签的。这些工人说我们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签,但是包工头说签了,还说合同都在他那儿。
3、合同内容不规范
(1) 工资数额、发放时间没有写明
在签订了合同的工人中,将近2/3的合同是没有写明工资的数额、计算方法和发放时间的。即使有写明的,在调查员将合同范本拿给他看时,工人也反映他们签的不是这样的。上面只是简单的写上了每天多少钱,到最后年底的时候结算。
(2) 霸王条款——对工人的惩罚比较多
这些签订合同的建筑工人普遍反映,他们签的合同里面全是写的对于工人的惩罚。例如:没戴安全帽进工地一次罚款50元,在宿舍乱插电线罚款100元等等。公司的责任和义务在所谓的合同中都没有提及。
(3) 协议
被调查的签订合同的工人中,有一些师傅说我们签的不是合同,就是一个协议,包工头在上面写一些条文,比如上面提到的罚款的规定等,有些也会写结工资的时间,一般是年底或者工程完了以后,然后拿来让我们签字。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北京市建设委员会共同监制,制定了适用于北京市建筑业农民工的劳动合同范本(附件2),但是在建筑工地上大家签的还是包工头或者建筑公司自己制定的不正规的协议。
(4) 空白合同
从数据上来看建筑工地上空白合同有减少的趋势,但是依然存在。这种空白的合同对于工人来说是完全没有保障的,收回后可以随便涂改。
(5) 合同甲方不明确
在被调查的签订合同的建筑工人中,有一部分工人反映,合同上甲方那里没有填写名字,以至于建筑公司是谁都不知道。签的时候说等工人签完了,收回后公司一块填。
4、集体合同
沈阳建筑行业推行了1+N集体合同模式。“1”是指以劳动报酬、安全和生活保障为内容签订的综合性集体合同,“N”是以各工种工资标准、劳动量计算方式和工资支付时限为内容分别签订的若干“合同附件”。这在一些管理比较正规的建筑工地上试点,具体实施办法是在上级工会的指导下,选出几位工会委员(在工会委员的人员构成方面,在选出的7个工会委员中,有6个是项目部管理人员,一个是农民工。工会主席解释说,是因为建筑农民工流动性较大,许多人一个项目做不完就走了,而农民工工会是与项目“共存亡”的,所以主要从管理人员当中选工会代表)。但其中谈到的集体谈判,主要是在“包工头”与工人之间就工资水平、如何支付、生活条件等进行的协商,是在承认分包制度和既有的包工头之上的利益分配的基础上进行的。没有触及分包体制的问题和整体利益分配。但是,如能在所有工地都推行集体合同,并且能让工人手中都握有劳动合同,也是一种进步。这使得工人的劳动关系有了证明,工资和工伤纠纷都有了处理的基础。
《劳动合同法》第五十一条规定企业职工一方与用人单位通过平等协商,可以就劳动报酬、工作时间、休息休假、劳动安全卫生、保险福利等事项订立集体合同。集体合同草案应当提交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全体职工讨论通过。集体合同由工会代表企业职工一方与用人单位订立;尚未建立工会的用人单位,由上级工会指导劳动者推举的代表与用人单位订立。
在我们本次调查涉及的北京市三个区8个工地中,都没有见到集体合同。至于什么是集体合同,知道的工人则更少。
5、工会职能缺位
工会是工人自己的组织,有权利和义务代表工人与公司谈判,维护工人的合法权益。《工会法》第三条规定“在中国境内的企业、事业单位、机关中以工资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宗教信仰、教育程度,都有依法参加和组织工会的权利。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阻挠和限制。”
首先是建筑工人对于工会的认识模糊,不清楚工会的职能和作用,很少有人选择工会这种途径来维权。其次是建筑工人入会率低,几乎没有工人加入工会。我们碰到的有些师傅说公司有工会,也会看到他们有时开会,但是加入工会的都是一些公司的管理人员,没有普通的建筑工人。最后就是工会也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代表工人与公司谈判,签订劳动合同。
6、非法扣押证件的现象依然存在
《劳动合同法》第九条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不得扣押劳动者的居民身份证和其他证件,不得要求劳动者提供担保或者以其他名义向劳动者收取财物。
    但是建筑工地上以各种名义非法扣押证件的现象依然存在,包括身份证、职业技能证等等。用人单位利用这种方式来限制建筑工人的流动。一位焊工师傅说公司说帮我办了焊工证,但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位工友这样说:“我们签合同了,那天包工头拿来三份合同让我们自己填,还给了一份答案,让我们照抄,里面的内容就是让我们好好干活,如果违规就罚款,一点儿也没提工资的事,填完了就全都收回去了,还把我们的身份证也收走了,说是办保险用。”

四、建筑工人签订劳动合同的意愿
《劳动合同法》实施已经三年多了,建筑工人签订劳动合同的意识有没有提高?自己想不想签订合同呢?
(一)有保障——想签合同
如图所示,有67.36%的建筑工人表示他们是想签订劳动合同的,由此可以看出建筑工人想签订劳动合同意识是有比较大的提高的。问及为什么想签订劳动合同时,大部分工友的反映都是有保障,工资可以按时拿到,可以要求公司给买社会保险,如果发生了工伤事故,合同可以作为一个证据。
(二)“卖身契”——不想签合同
不想签订劳动合同的工友则认为签订劳动合同比较麻烦。一些工人会认为签了合同就像卖身契,就不能换工作了,也不能随时离开。从而可以看出导致这部分工人不想签合同的原因是他们对于合同的误解。而造成这种误解的原因除了不了解以外,相关政府部门的宣传力度不大,以及建筑工地上不规范的劳动合同内容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三) 签了也没用——无所谓
有23%左右的工友则认为合同有没有都无所谓,签了合同也不管用。这里的原因当然也包括工地上合同内容的不规范,工人对劳动合同的误解。同时也包括对于相关部门监管缺失的质疑,以及对部分地区相关部门与用人单位利益纠葛的质疑。
(四) 有包工头在——没必要签
     由于包工头与建筑工人之间一般存在乡缘亲缘关系,建筑工人对于这些带他们出来的包工头是有一定的信任关系的,觉得乡里乡亲的总不会欠自己钱吧?因此,由于这种信任关系的存在,部分工人认为没有必要签。这也是建筑业层层分包的体制中包工头的作用之一,极大的方便了对于工人的管理。


第四部分  结论——原因分析和建议
一、原因分析
结合本次调研的数据进行分析,我们认为建筑业劳动合同签订率存在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第一,法律宣传力度不足。调研结果显示,只有不到一半的建筑工人知道劳动合同,对于劳动合同发的具体规定了解的人更少。这一点很容易就被用人单位利用。建筑业工人的法律意识薄弱,很多工人的反映是没有听说过相关的名字,或者说是只听过名字但不知道具体的内容。现在的法律宣传面向的可能只是一些文化程度相对较高,在城市生活和工作的人。而这些从农村放下农具直接来工城市务工的建筑工来说则很少涉及。
第二,政府相关部门的监管不力。在此次调研中,有一题是用来调查建筑工人认为工地上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原因的,其中有15.3%的工人选择了政府部门监管不力。大多数工人反映劳动部门或者建委、工会很少去工地检查,存在着对建筑公司监管的缺位。
第三,对用人单位的处罚力度相对较小。政府部门监管不力,对于用人单位违法的处罚力度小,使得用人单位违法的成本变小,一些不正规不具有相应资质的建筑公司就卷入到建筑行业这个层层分包的链条中来。北京市开工许可证?建筑公司信用积分?建筑公司黑名单?
第四,工人维权的成本相对较高。与对用人单位的处罚力度相比,工人维权的成本相对较高。尤其是很多工友反映时间太长,等不起。还有就是工人本身拥有的资源比较少,建筑工人发声的途径有限。
第五,公众关注度比较低。由于建筑行业并不是直接与消费者发生关系的,而是通过开发商卖房子才发生关系,所以社会大众对于建筑工人的处境并不了解,也很难发挥舆论的力量。并且由于一些主流价值观的引导,大众传播媒介的关注也比较少,
第六,也是我们认为最重要和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建筑业层层分包的体制。在这种层层层分包的体制下,建筑工人根本找不到自己到底给谁干活,劳动关系被遮蔽了。
在建筑行业层层分包的体制中,开发商拿到土地之后就将工程包给建筑公司,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大包”,之后大包又将工程转包给一些小的建筑公司,这些小的建筑公司又会往下层层分包,一些小的或者更小的建筑公司为了节约人力成本,就通过劳务公司或者直接通过包工头来雇佣一些建筑工人进场,而这些和建筑公司或劳务公司有直接关系的包工头为了更大的利益就会在雇佣一些小的包工头或者带班来吸引、管理工人,到了工人能直接接触到的就是一些小包工头了。
对于建筑工人来说,经过这么多层的分包和转包,建筑工人很难接触到建筑公司,平时的工资发放和日常管理都是由包工头来管的,工人和包工头大多是老乡或者亲戚关系,工人对于这些包工头有一定的信任在,一些师傅说:“反正我们是跟着我们老乡(包工头)一块儿出来的,最后拿不到钱就找他要呗,大家乡里乡亲的,总不会不给吧?”这样的话,一些建筑公司就利用包工头和工人的老乡关系,可以到年底结工资,并且工钱比较低,工人本来应该按月发给的这部分工资,就被建筑公司拿去投资其他的项目进而赚取更大的利润。
这种将工程承包给包工头,用包工头来带建筑工人进行施工的体制从法律的角度来讲是违法的,因为包工头作为个人是不具备雇佣资格的,他可以作为建筑公司的管理人员来管理工人。另外,在这种层层分包的体制中,往往包工头会被看成是受益者,但是实际上一些小的包工头也只是一个替罪羊的角色,2011年4月份,财新网报道“对话建筑工——包工头也有辛酸”一文中一位来自山东的包工头这样说:”我一般会带十来个工人。在我的上面,还有大包工头。一般要4到5层关系之后,才能到劳务公司一级。我上面的包工头不仅会拖欠工资,还会克扣。一个项目做完之前,是由我自己垫钱支付工人的生活费。一人平均一天是十多二十块钱,一般一个人一月是600到700元。也就是说,我每月都要垫上六七千块钱。项目完成后,我来和上一层的包工头结算。一般会以工程不合格、要返工等理由克扣,这样我还要继续贴日工、生活费。一般10万的费用,要扣2万块。这基本上是一个惯例了。”因此,包工头尤其是一些小包工头,也往往处于两难的境地。
图表 11 分包体制示意图

那么,建筑公司为什么要进行层层分包呢?第一,建筑公司可以对工程进行控制,将大工程分解,便于上层对下层的控制,局部出了问题不会影响到整个工程;第二,可以控制工人,通过工程分包,将大规模工人分散,避免工人的团结,更好地控制工人;第三,通过层层分包建筑公司可以逃避责任,通过包工头,公司可以不跟工人签订劳动合同,不用负担工人的保险等,甚至可以克扣工资。第四,资本的卷入,层层垫资无论是开发商还是建筑商,都没有能力自己完成一个工程,层层分包可以实现层层垫资,达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第五,风险的转嫁,转包也是层层转嫁风险。这也是为什么原建设部从2005其就说要三年内取消包工头而到现在包工头还依然存在的原因之一。
一方面建筑业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另一方面建筑业由于其本身的周期性特点导致建筑工人的流动性大,建筑公司就会以劳动关系不稳定为由拒绝与工人签订劳动合同。事实上,对于一些正规的大规模的建筑公司来说是不愁没活干的,究其根本的原因还是层层分包体制背后的巨大利润使得他们继续着这种分包、转包。
 因此,在这种错中复杂的分包关系中,金字塔最底层的建筑工人是数量最大的,但同时也是权益受侵害最严重的。他们被卷入这个层层分包的链条中,付出了劳动,为城市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最后却连一份保证自身权益的最基本的劳动合同都没有。
在工程分包中,层层分包,层层转包,层层挂靠,层层肢解,层层扒皮,层层克扣,到最后真正用到工程建设上的款项所剩无几,施工方不得不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同时,最终承担施工任务的工人不但工资在房价中的比例很低,而且承担着工资被拖欠,工伤频发等风险。在工程出了事故之时,他们也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和责任承担着。上海静安区的大火便是一个例子。

二、建议
应承认,近年来,各级政府为改善建筑业农民工基本生活和工作条件推行了大量法规和政策,但由于各种原因,往往都执行不到位。具体表现在:
首先,法律难以落实。与建筑工切身有关的法律《劳动合同法》和《工伤保险条例》、《社会保险法》等执行效果不佳。官方反应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