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砖一瓦公益


夏季来临,工地上的女工们

    在第一个宿舍中,我们遇到了来自江西的徐大姐和她的丈夫,徐大姐今年六十岁,从事的是打扫的工作;丈夫今年六十四岁,从事的是杂工。大姐今年第一次来到工地,之前都是在家里带孙子,大姐有三个孩子,大女儿和大儿子都结婚了,小儿子在读大学。大姐对北京的饮食不怎么习惯,感觉米饭不好吃。由于大姐年龄较大,大姐没有从事高空作业等高危险工作,但是大姐表示,工作有一些累,没有在家里轻松自由,不想再来工地。大姐的工资是按天计算的,每个月可以提取一千元的生活费,工资年结,大姐对于工资的拖欠并不担心,由于不识字,都是丈夫来记工。在空余时间里,大姐一般在宿舍和同乡聊天,不喜欢像丈夫那样去电视室看电视。
    在第二个宿舍中,我们遇到了来自河北的某大姐,大姐今年三十多岁,但是看起来很年轻,大姐有个十二岁的女儿,在老家上学。大姐是第一年来到工地工作,之前在工厂工作过,大姐和另外三个同乡一起工作,从事的是钢筋工种,大姐透露,四个人中有两个男工友,可以为他们分担一些重体力活,他们的工作相对男工友轻松一些,但是在工作的工程中,仍然会被钢筋划伤,存在一定的威胁。此外,大姐工资是按天计算的,每天一百二,而男工友一天两百,存在较大差距。大姐比较健谈,从谈话中,可以看出,大姐的工作过程是很欢乐的。

    通过与这两位大姐的交谈以及之前女工友的交谈,可以发现,南方大姐对于北京的天气、饮食不是特别适应,北方大姐则没有这种问题。同时,与男工友积极出去活动相比,女工友对于出去看电视、出去逛这类的活动比较不敢兴趣,他们更喜欢待在宿舍,绣十字绣、聊天等。此外,女工友们一般与丈夫或者同乡一起工作,这样可以减轻女工的重体力活的压力。但是,这种情况下,女工友们的工资一般与男工友工资有较大的差距,存在一定的性别不平等。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工地上女工友的数量较少,工地上相关的浴室、厕所等基础设施的设置可能更加偏向男工友,导致女工友处于劣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