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砖一瓦公益


建筑工宿舍探访活动-仰望世界的角度-20131017

——塔吊工的故事
在工地上有这么一群工人师傅,他们仰望世界的角度和别人不同。走进塔吊工的宿舍,我们了解到这样一个人群,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叫做塔吊工人。
10月17号晚上,我们再次踏入这个宿舍。印象中这里的工人比较年轻,宿舍的气氛比较活跃,欢笑声不断。可是,刚踏进宿舍,我们就被一个误会包围。“我们已经听过了你们的演讲,你们可以去别的宿舍了。”原来,一位年轻的工友认为我们是一个基督教徒,此行目的是来给他们宣传宗教的。再后来的交流中,这位工友告诉我们,前不久有一对基督教徒来他们的宿舍演讲,并且影响到他们的休息,为此他们很介意。当我问道,你们有没有什么信仰时,他们略思考了一小会,纷纷都表示自己没有信仰。
宿舍的气氛很嗨皮,我们也很快融入到他们轻松的宿舍气氛中,在和工友们调侃一段时间之后。我看见旁边一位年纪稍大一点的师傅想要说些什么,于是,我们就简单是交流起来。这位师傅是河北人,四十出头,家中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到北京工作应经有几个年头了。我问师傅工作中有什么开心的事的时候,旁边的一个工友打断并回答到,工作中最开心的事就是爬到塔吊上时没活。原来,塔吊工和其他的工种有个不同之处,就是塔吊工的工作是按月计算。论道工资问题,师傅说工资按季发,我说法律有规定工资要按月发放的,而且有些地方已经执行了。可是这位师傅的回答让我有些吃惊,他没有埋怨什么,反而表示,时间不到,公司资金没有周转过来,师傅也知道工友们的工资没有掌握在给他们发工资的老板手中,并表示可以理解他们。关于拖欠工资的问题,师傅说,之前有人被拖欠工资了以后想通过爬塔吊来要挟公司发工资,后来,他们就把塔吊的那个们给上锁了,工作的时候打开,下班了就锁上。
和上次聊天内容重叠的是关于职业病问题,长时间的低头作业对颈椎不好,。除此之外,这位工友还告诉我,塔吊工是一个比较弱势的群体,有时会被工地上的一部分人欺负。塔吊工多是一个人在作业,下面的工友要求他们往上面吊什么物资他们就要尽量去吊,不然下来之后可能就会遭受人身攻击。他们也明白什么活能干什么活不能干,可是一些不能干的活不去做就会被欺负。我告诉他们那种行为是违法的,一个工友说,避免被欺负的方法就是在塔吊上面不下来,要不然就先报警在下来,还给我举了一个工友被欺负的例子。因为势单力薄,所以很容易被欺负。当然还有一些心理上的孤独感,这次师傅说,驾驶室里面就自己一个人,驾驶室面积狭小,工作时间又长,所以工作时有时会觉得孤独。塔吊工十一二个特种工种,他们是要持证上岗的,一个年轻的工友还给了我看他们的证件。关于工作中的安全问题,工友们表示,安全问题及时发现,及时解决。只要有问题存在,老板也会给他们及时解决,安全问题不能打擦边球。
塔吊工在别人看来工作可能比较轻松,但是一些工作上的弊端依然存在。我们经常会仰望星空,有时候却忘记了还有一些人在埋头仰望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