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砖一瓦公益


无奈的选择

——郇张霞
  彭伟华师傅,是一位新生代的建筑工,因为年龄和我差不多,我们平时都称呼他阿华,他也喜欢我们这样的称呼。
  阿华高中毕业以后就只身到深圳的富士康工作,一年后由于离家远,便回到家乡河南的工厂又待了一年,水电的技术也是在那时候学会的。辗转后来到了工地,就开始做水电工,今年已经是在工地的第四个年头了。
  阿华说,在工地上四处奔波的日子是辛苦的,可赚的钱会比在工厂多,因为这样,所以一直坚持。阿华一般都是跟家乡的包工头出来,因为是熟人所以工资什么的都只有口头协议。阿华说,年底时他不怕老板不发工资最怕老板克扣工钱,因为每到结算工钱时,老板总会找各种理由克扣工钱,一般每天会少二三十块钱,因为钱不多也就不会要了,就算要了也不会给。也因为只有口头协议没有证据,所以在工地上很多像阿华这样的工人最怕的不是老板拖欠工资而是老板无故克扣工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