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砖一瓦公益


打工者说……——工友李师傅

(作者李国山,外梯司机)
 
有人问我说你是工人吗?我回答说:“若得到中国工人合法权益享受便是,否则是个临时工。”
我们夫妻进北京打工近四年了,前四年家里的耕地被占用,没给补偿,经别人介绍来到北京建筑工地开电梯,2011年6月考了操作证,每月工资由之前的1800元现在涨到2350元,不包吃住,没有休息日,没有加班费等。每天工作11小时,低于国家规定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1400元/月).经过志愿者大学生讲解农民工的合法权利,我们略微懂得政策、法规。我们已是年近半百,对以后的生活有些忧愁,不能挣钱的时候,耕地没有了,怎么生活?我们确实想有一份平等、自愿、公平、合法的劳动合同,有社会保险,去年我们再三地追求与公司签劳动合同,公司回答说:“给你们签合同,不就是公司的工人了吗?不能签,不能办社会保险。”老板说,别人都没有合同,我经过四年的时间工作,对周边不同的工种问了许多人,他们都没有劳动合同,最可怜的是每人每天的工价都不知道。
我们都知道建筑工地生活很差,活很累,很脏,危险大,每年都有伤亡的事故发生。休息不好,最讨厌的是高温天气,白日阳光照射,板房晚上和火炉一样烤人,直到深夜11点以后才能入睡。早晨5点起床,然而这种生活在农村并不算小事,更让我, 忧愁的是工作流转,原因是没有司机或是没有真本,我们会思想,生活区的卫生好不好,用电,每间人员多少,吃的是否方便些,今年不到四个月的时间,我流转4个不同的建筑工地,眼下还调走。
我们亲身经历了城里的务工的生活,多人挤住一间小房,没有夫妻间,休息不好等,低于传说中的城里那样美好,城里没有我们留恋的地方了。
我们没有劳动合同,加班费,高温补贴,法定节日的双倍工资等等,是农民工愚昧吗?没有能力吗?若这样,怎能盖起高楼呢,怎能装修那样美观呢?我们在社会中是弱势群体,需要社会援助支持,更需要法律来维权。打工者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每年每月每天都再向社会、公众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