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砖一瓦公益


从农村到城市 从农民到工人 从土地承包法转向劳动法

   我来自东北,是个农民,在北京建筑业开电梯。

   09年,吉林省大安市修水渠征占了我们承包田,没有依法给补偿,反而将维权的村民拘留了5天。然后,我们向上级负责人、信访办反应情况,至今没有解决。侵权、名誉迫使我离开了可爱的家乡。

我们建筑工人住的生活区是活动板房,卫生很差。下雨时,上面漏雨水,地面很潮湿。夜间休息时,虫子时常爬到身上,很吓人。垃圾到处都是,难闻的气味时常流入鼻腔。中午温度很高,屋里很闷热,即使有电扇,扇的都是热风,使人透不过气来。不舒服的生活环境,我时常厌烦,迫使我想念自己的家乡、亲人…….

 我的工资每月2000元(不包吃、没有休息日),低于国家每月每人4500元的指导价。每天工作10个小时,虽然不累,但在50米高的地方上下运作觉得头晕、犯困。下班后感到身体很疲倦。这是电梯工亲身的体验。每天除了繁忙的工作、吃饭、休息,余下的时间可以读书、看报、学习安全生产知识。虽然时间安排紧凑但也无法遮盖我内心的忧愁——晚年打不了工,承包地也被征占,生活没有保障等。我们也想与老板签合同,办社会保险,都没有得到。

我开的电梯负责运载20000多平方米的装修货品。每一次运动都由我来操作。伴随我们付出的是少数贵族、有钱人的享受。然而他们知道劳动者的劳苦吗?危险、高温、汗水……

城市的生活也过了,打工的滋味也尝了,楼房也建成了,贵族们也享受了。但劳动者心里的惆怅他们知道吗?

从农村到城市,从农民到工人,从土地承包法转向劳动法…..这个警钟谁敲响呢?

 

2011826  起草于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