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砖一瓦公益


打工诗歌与文学-西红门社区第一次小组反思

    此次小组是我第一次真正接触小组工作,所以还有一点摸不着门道,也有一点紧张。我们的对象是一群平均年龄在四十岁的农民工,由于年龄的差异和生活经历的不同,我们很难真正体会到对方的感受和需求,因此活动是以打工文学分享为主,不算很深入。在这个过程中还是收获挺大的,也发生了一些小插曲,有很多地方也是值得反思的。


 

(与工人分享工人诗歌并一起创作)
 
    这次活动总共去了十几个工人师傅,让人感觉还是挺欣慰的,而且活动过程中师傅们参与积极性还挺高,有三个师傅(许师傅,刘师傅,李师傅)比较主动,另外的师傅也比较配合,在我们念短诗让他们猜主题的时候他们都在积极的回应,而且活动过程中有让师傅们自己把诗念出来的时候他们也很配合,念的特别好,少数没念的可能是因为怕有些字不认识,念不出来出丑(有一个师傅说了怕有些字不认识)。在大家集体作诗的时候师傅们的积极性也很高,虽然主要是由那么两个师傅想出来的句子,但在细节方面还是大家一起修改的,并且都积极参与发表意见,效果很不错。师傅们参与积极是我没有想到的,不知道是这一次的这个场合让他们很积极还是平常就是这样。我想多少还是跟今天这个场合有一定关系,首先必须得感激刘师傅和许师傅,两个师傅很积极配合,也起到了带头作用,小组中需要这样的人存在。其次也可能跟我们的主题有一定相关,打工文学这个话题师傅们平常可能很少聊到,聊的比较多的都是法律和新闻,可能觉得有点新鲜。最后也可能跟我们两个第一次做小组有关,师傅们对新鲜的事物也是有好奇心的,在见到两个生面孔要带着他们做小组的时候,他们也想试一试这两个学生到底有几斤几两,能给我们带来什么,而且小组过程中的互动也还算比较顺利,吴琼文倩不时的一个玩笑让大家都很活跃,也起到了一定作用。好奇在这个过程中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一直持续下去。
    这次活动的问题也很明显。主要表现在沟通不畅。虽然总体上还算配合,但多少有一点刻意配合的意味,就如刘师傅事后所说,要不是他积极主动,这个活动很可能就要冷场了。我想应该跟连个因素相关。第一,我们没有所谓的开场白。这给师傅们造成了一定的反感心理。一上来就直接打开电脑,说我们今天的主题是打工文学。甚至连自我介绍都差点忘了,在后来的自我介绍中也不太顺畅,我们一个一个点着师傅问:这位师傅您贵姓?那位师傅呢?显得很生硬,说完贵姓就完了。我想这个生硬的开场可能是影响活动的一个很重要因素,假如我们在还没开始的时候主动坐到师傅身边,先和他们聊一聊,先介绍一下自己,并且大概了解一下他们对于文学这一方面的爱好可能会好一点。第二是有点胆怯,因为老感觉建筑工人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又都是我们的父辈,有一种不敢轻易开口的感觉。用刘师傅的话说我们的现场掌控能力太差了。这一方面跟我内心的胆怯有关,也因为缺少这方面的经验,甚至一方面在想要不要把他们拉回到主题中来呢,一方面又想你们尽量扯吧,干脆就这样扯下去好了,这完全是对自己没有信心的表现。所以当刘师傅说你们的现场掌控能力太差时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接受,连自己都说这么认为的。所以这样看来我们初期阶段的建立关系没有处理好,又加上自己准备不足,内心胆怯,才导致问题的存在。下次必须掌握主动性了,毕竟我们在活动中是主持者,还是要有一定的主线和思路的,不能听之任之,太过被动。但是也不能在他们扯远的时候硬生生打断,这个度和方式就很考验能力了,我感觉这是我最欠缺的。说话的方式和尺寸,随机应变的能力,怎么看菜吃饭,还需要慢慢加强。
    最后刘师傅留下来的时候一直问我们的目标是什么。这个问题也确实值得深思。过程中的一些问题确实可能跟这个问题有关。我们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呢?本次小组的目标又是什么呢?我可能想得很单纯和简单,我们觉得工人师傅需要文化生活,通过这么一些小小的能让师傅们聚集在一起并且一起参与的活动也能让师傅们体验到跟日常做工不一样的温暖,同时也能让师傅们有话可以说,可以表达。只要他们的身体动起来,来到我们的活动中,思维动起来,参与活动,我觉得这就够了。虽然李师傅一直在强调说他们不会系统的说,想我们把他们写出来,可能他们也对我们抱着过高的期望,但也说明师傅们对自己缺乏信心。我看到的是他们都很想表达,也喜欢表达,只是还不太习惯这种方式,对自己的自信还不够,一说起应该有积极的心态的时候他们就很容易先把这个给否定了。觉得自己的生活太苦了,要不到工钱,我们生活在最底层,没有人理解,怎么能积极起来呢?怎么能聊文化呢?虽然这是一个问题,但现实生活中也不乏那些生活在底层的人但依然对生活充满乐观的精神,其实师傅们身上总体上来说都是有很多正能量的,只是思想上容易朝相反的方面想。我想这也许可以作为下一次小组的主题,帮助师傅们找到自己的正能量,社工的优势视角就可以发挥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