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砖一瓦公益


“绣得起山河 建得起楼房”的女建筑工

   在建筑工地上我们常见的身影是男性建筑工,但是在这个庞大的群体中我们也看到了少部分女性的身影,她们随同丈夫来到这个重体力劳动的领域,建设着城市的繁荣与美好,但是她们的脚步却是那么的匆匆,似乎比男人们更忙。在走访建筑工的过程中我们注意到了这个为数不多的群体,发现女建筑工们在工作之余还忙着装扮自己的家庭,于是我们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女建筑工手工艺采风”的活动,绣“十字绣”,把我们来自不同地域的女工们连接在了一起。

   201211---201212月中旬,一砖一瓦文化发展中心在北京大兴区西红门中国建筑、湖南六建等建筑工地的四川籍、云南籍和安徽籍等女工开展了“女建筑工手工艺采风”活动,搜集了近25个女建筑工的十字绣的作品,在搜集这些作品的同时我们了解了一些女工的生活,多少了解了她们生命中的一些故事,在她们的作品中有的透露着对生活的向往、有的透露着对孩子的思念、有的透露着对家人的牵挂、有的透露着对未来的向往。。。。对她们的社会价值肯定的同时那种敬佩之情悠然而起。

【江大姐作品:迎客松】江大姐,王大哥,钢筋工,四川人。谈起建筑工被高薪事件,大哥说,要是有白领愿意跟他换工作,他愿意,每天早出晚归,下班浑身都是土,坐在办公室里朝九晚五多好,他要求不高,每月只要三千块!工地上太冷了,马上要回家了,火车票已经买了25号的,工资还没发。

【刘启书作品:幸福约定、花开富贵】刘启书,40多岁,钢筋工,四川人。大姐是这个四对夫妻居住的宿舍里的十字绣老师,大家都是跟她学习。在工地上已经干了快十年了,大姐人很直爽,第一次探访,她们正围坐打麻将,宿舍里热热闹闹的,像个家。第二次探访,她刚洗澡回来,头发都是湿的。

 

【唐明群作品:幸福约定】唐明群,37岁,刘世平 38岁,四川泸州人。两夫妻1993-2010在服装厂工作,大姐做针车,大哥做大烫,因为觉得不赚来钱,所以来到工地。工地比工厂要自由些,但是一开始来了觉得像到了监狱,没有地方去玩,只能呆在活动板房里。工地上的活习惯了,觉得挺好的。

 

【李洁作品:富贵荣华、竹报平安】 20多岁,云南人,随丈夫在建筑工地,没有做过建筑工,觉得自己做不来。以前在北京的餐馆工作,自己不上班以后主要就是绣十字绣,约两个月就完成了作品。自己喜欢绿色的东西,看着让人觉得心情好。希望平平安安的、平平安安的回去,能多带点钱回去。

【赵维开作品:兰花图】33岁,钢筋工,云南大理人,在家挣钱攒不下来,工地上觉得累,但是比工厂稍微自由些,自己省点可以攒点钱带回去。有一个九岁儿子,小学四年级,很调皮。爷爷奶奶带,孩子慢慢大了,在家不听话,家里的活老人也干不动了,所以很矛盾,不知道还要不要出来打工。

 

【邓国莲作品:幸福约定】 39岁,钢筋工,四川人。大姐在工地上做钢筋工23年,每天工作主要是绑钢筋。在工地干活就是累,太阳晒,都给晒黑了,北京的冬天真冷,要穿很多。下班就在宿舍里呆着,洗澡只能在厕所洗。她们再过一周左右就要回去了,但是工钱还没有算,大家好像有点担心。

 

【戴文玉作品:家和万事兴】40岁,钢筋工,四川泸州人。宿舍住了四对夫妻,她一个人在昏黄的灯光下绣十字绣,时常需要穿针引线,这可是个费眼睛的活。大姐有些不好意思,总说自己绣的不够好,他的丈夫任大哥有些内向,也总摇头说不好看。这是她第一次绣十字绣,希望一家人和和美美。

 

【廖中苹作品:紫气东来梅花图】28岁,钢筋工,云南大理人,家里攒不下钱,来北京做钢筋工一年了,家里有一个两岁的女儿,一岁多时候断了奶就和丈夫一起到北京干建筑了。很想孩子,时常想着想着就哭了,现在孩子在电话里会叫妈妈了。要是一家人能团聚,又能可以赚钱那该多好啊!

【段灼艳作品:牡丹蝴蝶钟表】28岁,钢筋工,云南大理人。老家去年花20多万盖了二层楼房,积蓄都花了。工地上每月发3次零用钱,每次一两百元。工地上不包吃包住,一年攒下3 万块钱就不错了。家里有个6岁的孩子由爷爷奶奶照看,在工地上干太冷了,大姐觉得不适应,第一次穿上棉服。

 

【段灼艳作品:富贵花开】希望明年自己能多赚点钱,不再出来打工,北京实在太冷了,工地实在太累了。

 

【赵大姐作品:家和万事兴】 50岁,河南人,干钢筋工34年,到处跑,去过天津,石家庄。工地上钢筋都很重,赵大姐说女的都能行!虽然累,但都习惯了。绣十字绣很费眼,聪明的她在宿舍床上别了个手电筒。谈到工地上女的工资比男的要差20-30元,她说不知道,反正男的比女的就要高。

【李隆宴:五朵玫瑰花】40多岁,四川人,随丈夫在建筑工地做钢筋工半年,每天挣110-120元,吃饭约30元,一个月下来也剩不下多少钱。她觉得北京吃得太差、工价虽然比老家的建筑工地上高510元,但是每天要干10个小时左右,下了班就在住宿区里绣十字绣,这幅作品已经绣了两个半月。

 

【洪大哥:两个人的生活】洪大哥是我们活动中唯一一位主动要求参加活动的男性,平时我们去宿舍的时候房间里只剩下在绣十字绣的女性,男的都去别的宿舍打麻将去了,大姐们说他们在其他宿舍呆的时间比在自己的宿舍呆的时间还要长,所以把他们的这种行为叫做“回娘家”。这位大哥平时不打麻将,说要出来攒钱回家娶媳妇,他打算明年结婚,虽然现在女朋友还没有,但是自己已经在准备结婚用的物品了,他十分喜欢大姐们绣的十字绣,所以洪四菊大姐就把自己绣了一个月的十字绣送给了他,希望他可以找到自己的终身伴侣,婚姻幸福!

    20121221日晚上,在工友书屋有二十多个人来参加我们的手工艺的评选活动,其中有十七个女工,我们邀请了河北园林的女工给大家当评委,分别选出了难度最大的、最长的、最能表达愿望的等作品,评委给获奖作品的作者颁发了纪念品。在评比的过程中我们讨论了两性平等,大家各抒己见,然为男女除了生理上的差别外没有什么不同的,在社会地位和家庭、工作生活上都应该享有平等的权利、男工友们说以前都觉得有些活就应该女性做,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今天发现原来不是的,他们以前从来不把洗碗带孩子的工作和自己联想到一起,但是今天发现女性从事劳动的时间比男性长很多,还有男工友当场唱歌表达对女工的谢意。

   天气越来越冷,工地的工期也接近尾声了。在我们早期收集的作品中,有的女工们已经回家或者换到其他的工地上去了,没有来得及参加我们的“绣得起山河  建得起楼房”的女建筑工手工艺风采展的评比活动,我们会把已经回家的收集的女工手工艺的照片给大家邮寄回去。

   女工是建筑工地上少数的群体,但是这个群体在扮演着劳动力的同时也承担着家庭劳动的重任,她们是建筑工地上一到亮丽的风景线,也撑起了家庭的半边天!